鄉村旅游喜憂參半中的破局思考

時間:2020-01-15 16:20:42| 作者:adminbj| 查看: | 評論:

摘要: 當下一說到旅游,很多人都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。綠色產業,朝陽產業,幸福產業,吸引一些投資者不惜投以重金。看一看今年旅游的數字,又讓人歡欣鼓舞。 據旅游權威人士發布 ...
 

1219,3533024539&fm=26&gp=0.jpg

當下一說到旅游,很多人都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。綠色產業,朝陽產業,幸福產業,吸引一些投資者不惜投以重金。看一看今年旅游的數字,又讓人歡欣鼓舞。 據旅游權威人士發布:即將過去的2019年,我國旅游業的發展捷報頻傳,多少有識之士奮斗的遠大目標讓所有的旅游人為之振奮。預計2019年全年國內和入境旅游人數超過60億人次,實現旅游總收入將超過6.5萬億元。旅游業的發展迎來了一個大背景和小環境雙優的大好時機。旅游大環境的改善、大格局的提升,也為鄉村旅游的發展注入了強大的生機和活力,政府對新經濟發展出臺的利好政策,使我們分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紅利成為可能。透過東方黎明的晨曦,我們看到了鄉村旅游回暖的濃濃春意。

有時候數字是美好的,但現實是骨感的。在龐大的數字面前,我們應該有一個清醒的認識。叫做有喜有憂、喜憂參半。我依然對鄉村旅游中的最最重要的依托和載體一一鄉村憂心忡忡。有人說我們的故鄉還在,但是村子的魂已經漸漸死去。當下很多人都在用鄉愁美化落后的鄉村,愚昧掩蓋了鄉村的貧窮。這種貧窮不僅僅是物質上的,更重要的是精神和文化的貧窮。鄉村成了穿了華麗衣裳的灰姑娘。

前些年,我在巴東縣清太坪鎮搞“三萬”(萬名干部進萬村入萬戶)工作的時候,走訪一破敗的農戶,門上的鎖已經銹蝕得無法打開,門前的蓬草長得有齊腰深。我們在他家門前貼了紙條,想方設法與他聯系。但是石沉大海杳無音信。村干部和鄰居都不知道他的下落,說他已經出去快8年了,從來沒有回家過。很多人離家遠了,時間久了,連家鄉的土語都不會講了,因此鄉音也漸漸失去了原有的魅力,包含著大量古漢語的方言正在逐漸消亡。在城里打工的農民工子女根本也聽不懂本土的語言。過去古老的家風、村規民約早被鄉民們拋棄。文化的血脈難以延續,農耕文化岌岌可危。

我最近去臨近老家的宜興進行調研,有一位沙塘崗村的79歲的老支書,他姓裴,談起了當下的鄉村,心急如焚,他說現在農村人都不種田了,我們靠進口糧食,一旦發生災難和戰爭怎么辦?糧食和食品的隱患越來越嚴重。我們祖祖輩輩靠種田吃飯,現在沒人種田了,這樣下去怎么得了?幾千年傳下來的農事、農耕文明面臨著斷代的危險,這種斷代是斷崖式的,就像一座年久失修、千瘡百孔的大廈,豁啦啦一下坍塌。

我們都知道世界上曾經有四大文明古國,印度、埃及、巴比倫,早已經衰亡,淹沒在歷史的煙塵之中。只有我們華夏文明延續了5000年之久。為什么古老的中國文明九死而一生?因為中國的農耕文化是華夏文明的主要支撐,它像血脈一樣薪火相傳,代代不絕。農耕,中國之根,根之不存,枝葉何以焉附?所以朱啟臻教授大聲疾呼:把根留住!如果古老的中國鄉村不復存在,在我們手里被毀掉了,那么華夏文明或許也走到了盡頭。搶救日漸衰落、丟了魂的鄉村已經成為我們迫在眉睫的任務。

發展鄉村旅游或許是我們為鄉村招魂的一個最有效的終極武器。

旅游業發展到今天,已經處于一個拐點。

有業內人士指出:目前全球范圍內存在著這樣一種現象,即過快過急的旅游發展速度,尤其是旅游者人數激增如野馬渡江,讓一些旅游目的地措手不及,出現基礎設施跟不上,污染與破壞防不勝防,遺產保護與維護力不從心的局面。一波又一波旅游客大潮,使當地居民正常生活受到干擾,生存環境發生巨變,不滿情緒不斷增長,對游客進入產生反感甚至恐懼。廣西的長壽縣巴馬就是一個例證。由于國際醫學會的論證,以及媒體的持續發酵,一波又一波的推介宣傳,那些對于長壽和健康懷著強烈渴望的游客競相前往。2006年巴馬旅游接待人數為11萬人次,7年后的2013年這個數字飆升到263萬人次。大量游客的涌入,大大的超越了巴馬所能承載的能力。巴馬正在成為第2個鳳凰古城。再說說咱們恩施利川的蘇馬蕩,到了夏天,一個只能容納5萬人的小鎮,避暑的人達到了近30萬,不堪負重啊!交通和水電氣都成了嚴重的問題,很多人買了房子都大呼上當,武大的兩個教授夫婦跟我訴苦,說蘇馬蕩的水根本沒法喝,他們每天只能喝高價的桶裝水。由于旅游體驗不佳,游客也是牢騷滿腹。顯然,東道主與游客都產生了一種既愛又恨的情緒。過度旅游成為全球關注的現象,只是存在的程度、范圍和時段有所不同。世界經濟論壇的報告認為,如果不充分解決與旅游人數不斷增長的相關問題,有可能對未來的旅游競爭力造成負面的影響,使這些國家成為自身成功的受害者。全球范圍內的警鐘已經敲響,我們不能再熟視無睹,麻木不仁。目前鄉村旅游發展中呈現的種種弊端,可以說到了一個生死存亡的關頭。如何突出重圍,走出困境,鳳凰涅磐,浴火重生?

第一、融入鄉村振興大格局。像我這種年齡的人,都是改革開放的見證人。中國的改革開放,可以說經歷了我們像奪取政權一樣的道路,先是用農村包圍城市,中國用過去幾代人的積累和中國人的勤奮和智慧,城鎮化改造水平不斷提升。從80年代初開始,浩浩蕩蕩的農民大軍,背井離鄉,在城市默默的奉獻,他們建起了高樓、機場、高鐵、地鐵、立交和數不清的橋梁、隧道,他們在中華民族的崛起中勞苦功高。一座座城市拔地而起,農村付出了巨大的奉獻。現在應該到了城市反哺農村的時候了。中央適時提出鄉村振興的偉大戰略,是拯救鄉村的明知之舉。而鄉村振興離不開鄉村旅游業的發展,鄉村振興鄉村旅游萬萬不能缺席。各地的主政者應該主動作為,把鄉村旅游納入鄉村振興的大格局之中。從事鄉村旅游的工作者,也應該主動出擊,高舉鄉村振興的這面大旗,積極作為,讓鄉村旅游搭上鄉村振興這首巨輪,把鄉村旅游上升到國家政策層面,在鄉村振興的大棋盤中享受應該分得的紅利和政策的支持,保持可持續發展的后勁。

第二、探求區域合作大聯盟。最近有一件令人鼓舞的事情,發生在東北吉林的長春。12月14日下午,在長春市郊外的慢山里國家級研學基地,宣告了全國省級鄉村旅游協會聯盟的成立。目前已建立鄉村旅游協會的吉林、廣東、云南、四川、湖北、河北、廣西等7個省(區),全部派代表參加了聯盟成立大會。這在鄉村旅游發展史上,我認為這是一個里程碑的事件。我有幸見證了這一歷史性的時刻。這個聯盟成立有何重大意義,成立以后究竟干什么?與會代表做了深入的探討。簡而言之,就是要借助各省鄉村旅游協會的優勢,形成跨區、跨界合作的大格局,突破區域限制,打通南北通道,在全國鄉村文化旅游宣傳促銷、產品推介、線路策劃等方面共同攜手,策劃推出更多利好措施和惠民政策,實現彰顯特色、優勢互補、資源共享、互惠互利、共同發展的目標。比如在客源互送方面,吉林利用他們菜鳥平臺30萬會員的優勢,推出“鄉村旅游護照”,已經成功地與云南、廣東等進行了北上南下的游客互送活動,減少了中間的環節,讓游客和接待景區共同受益。再比如,共同建設全國鄉村旅游信息平臺,最大限度的實現資源共享。將貨真價實的東北大米、大豆、高粱等南方居民喜歡的農副產品在平臺上進行交易,湖北羅田的板栗、枝江的沙梨、潛江的龍蝦、秭歸的臍橙和恩施富硒的茶葉、土豆、南瓜、紅薯等季節性很強的農產品,也可在互聯網大平臺上進行交易。30萬會員稍稍地動員一下,短期成交額將是一筆可觀的數字。我們天天喊旅游扶貧旅游富民,這才是真刀實槍、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招。搞鄉村旅游,我們應該洞悉政府和百姓,知道政府想做什么,知道百姓盼望什么,把兩者結合起來,才能把鄉村旅游做到點子上。

第三、策劃文旅融合大手筆。前幾天,我去吉林參加全國省級鄉村旅游聯盟成立大會,碰到了在吉大供職、在農安縣蹲點掛鉤的楊淑鳳老師,她給我提供的數字觸目驚心,全縣共有空心村22個,平均每個鄉有2個,留在村里的老人,平均年齡49歲。村里的小學建得很漂亮,紅旗飄飄,陽光燦爛,兩個老師領著七、八個孩子。孩子們都去哪里了呢?都跟著父母進城了。老人們拉著楊老師的手說:閨女,我們不要別的,不指望外來的人來建設我們的鄉村,只求你把出去的人給我招回來,你就為我們做了天大的好事。人走屋空,房子建得再好有什么用?楊老師很痛心的對我說,我們現在正在用自己的左手消滅右手。為了解救這部分老人,她在村里面建立了中心食堂,把老人們集中到一起輪流做飯。其實在一起吃飯只是個形式,老人們端著碗在一起嘮嗑,聊天解悶,去除孤獨感,這才是辦中心食堂的意義所在。其實這也是無奈的之舉,老人們盼望的是享受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。可以想象,再過若干年這些老人們都掛了,那么,鄉村將是一種怎樣凄涼的景象?

鄉村旅游發展中,我們講文旅融合,文旅興村,就要大力實施“招魂”工程,進行精神的扶貧。當下,應該讓落后的鄉村大聲地哭起來,因為會哭的孩子有奶吃。我們發展鄉村旅游的終極目標是什么?就是要活化鄉村。創造條件讓在外打工的農民工回歸鄉里,在家門口創業,把成功人士作為鄉賢招回來,為鄉村振興出力,讓古老的鄉村恢復元氣。

這里需要指出的是,我們并不是為所有的空心村進行招魂。按照達爾文進化論的觀點,適者生存、優勝劣汰,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,對那些發展評價較差,沒有歷史文化底蘊,生態環境極其脆弱,地質災害頻發,位置偏遠,不具備保留價值的空心村,可以列入城中村改造或者新農村新型社區建設計劃,嚴格限制新擴建活動,通過合村并點、生態搬遷等方式,促進農民就地就近安居和轉移就業。

第四、瞄準一老一少大市場。這“一老”指的是老年人。我國已經進入了老年社會,將近14億人當中,60歲以上的有2億多人。這是一個龐大的消費群體。

未來的五年,老年康養,已經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,目前有4萬億元的商機,到2030年有望增加至13萬億,潛力巨大。我們已進入了康養大爆發的前夜。嗅覺敏銳的產業大佬已開始行動。這里必定是一個資本流入的洼地。老年人都有濃郁的鄉土情結,城里的老年人最早都是農村人,老了都懷舊尋根。葉落歸根。鄉村是生命的搖籃,也是我們最終交付生命的地方。

我的老家拆遷了,故鄉成了回不去的地方,葉落歸不了根,靈魂沒有棲息地,這是一種永遠的疼。今年夏天,綠鄉萌組織我們到枝江鄉村走一走,特別是到綠鄉萌助力打造的網紅“詩經小島”馬羊洲,就像找到了我的夢里水鄉,很久違的感覺。你會想起宋代秦觀“樹繞村莊,水滿陂塘。倚東風,豪興徜徉,小園幾許,收盡春光。有桃花紅,梨花白,菜花黃。”詩和遠方就在身邊。我這樣的心情一定有很大的代表性。因此,老年康養應運而生,田園+養生+康養模式,成為老年人的向往。很多老人每年都會安排一定的時間,去鄉村休閑度假。鄉村旅游一定要抓大健康產業,我們不能拒絕這個大的趨勢,更不能拒絕未來的發展。將來的養老,主要依靠政府和家庭為主。老年康養將是一個龐大的市場。神峰山莊為什么做得好?一年的游客量就達到將近30萬。其中絕大部分是老年朋友(退休公務員、教師、醫生、律師,藝術家等等)。就在不遠的英山縣,必要的時候,我建議可以登門取經。

一老一少,除了老年的康養以外,就是要做好親子游和研學旅游。中國的家庭結構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,過去是2+1,現在是2+2,0~7歲的嬰幼兒9000萬。北京的田媽媽農場,每年有10萬個家庭觀光。研學旅游發展勢頭十分的強勁。那次我們參觀的枝江的東方年華,李總跟我們介紹,每年來參加研學旅游的學生有10萬人次。據了解,這兩年研學旅游商機有1400個億。大中小學校和幼兒園,把研學旅游作為一種剛性的需求,納入教學大綱。學生走向大課堂、大自然,勢在必行。研學旅游風生水起,方興未艾。學生在廣闊的農村,學習自然,學習科普,學習農耕文化。走進牛郎山,可以了解牛的生長規律,一般的肉牛一年左右出欄,而產雪花牛肉的牛則要三年時間才能出欄。參觀東方年華,就可以讓學生知道,垃圾如何通過發酵成為有機肥料,農作物生長需要怎樣的溫光水電氣。在這里,還可以采摘,親口嘗嘗農民種出的鮮果。還可以體驗三國“草船借箭”。孩子們在這里爬草垛,捉泥鰍,捕魚,還他們快樂的童年。

我們已進入了一個飛速發展的互聯網時代,4G即將被5G所取代。5G是個什么概念?就是萬物互聯、智能互聯。它究竟有多快?5G網絡將是4G網絡的40倍,可以在6秒鐘之內下載一部3D電影。5G將深刻的改變我們的生活,改變整個世界。在不久的將來,我們還將進入量子通信時代。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,未來已來。但是我們無論走得多遠,都不能忘了回去的路,這條路就是回鄉之路。(通訊員 陸令壽 候珠琳)



 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 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  • 最新資訊
  • 小編推薦
  • 熱點排行

中國鄉村旅游網,鄉游天下®旗下網站

鄭重聲明-:本站部分圖文內容取自互聯網,您若發現有侵犯您著作權行為,請及時告知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侵權作品、停止繼續傳播!

網站運維:鄉游天下(北京)旅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

合作支持: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茶文化研究院

新聞熱線:010-89941990 1336 6637 678 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© 2016 中國鄉村旅游網 crttri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京ICP備1902543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004981號
天津快乐十分常用技巧